关于“趋势价值投资”与投资价值

  在人类历史上,多数的国家是被教左右的。比如欧洲长期在的左右下,在亨利八世之前,鲜有国王可以教。甚至维京人的海盗,最后都要不远万里,跑到罗马的教廷寻求赐福。而在中亚西亚,即使只是的不同,现在也依旧兵戎相见。

  只有在中华文明中,任何一种,任何一种教,都是服务于管理意志的。要休养生息,可以黄老。要文殖武拓,便废黜百家独尊儒术。佛法过盛,便可以灭佛。危亡,可以学君主立宪、翻版三民,然后再马列舶来。鲁迅先生将这一切归结为“拿来主义”。一边拿来,一边寻找适用性,能用就留下,不能用就甩了。一切应用都有结合本土实际的创新,这便是民族性,也是文化延续几千年的原因之一。

  于这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价值投资”四个字,沧海半粟都算不上。必然也将服从于这种“文化铁胃”的消化。这是第一个结论,先摆在这。

  究其根本,一切现代经济学都可以在亚当斯密那找到第一个细胞。即使曾经主导中国和经济生活半个世纪的马克思,也“地”继承了亚当斯密的多数观点。而亚当斯密对于在经济活动中的人性认知与定义,是最为透彻的。将人性的利己主义定义为一切经济活动的动机。对于这一理论,太史公则更加笼统地概括为“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当把这两个结论放在一起时,我们便不难理解:“价值投资”这杆大旗,只是一些人处于利己主义进行的精巧重新定义。

  如果从整个国民经济来看,像欧菲光、鸿特精密、大族激光、京东方这样的,代表制造业进步的票,即使只涨50%,也比这种消费票上涨更有意义。

  甩开这种社会意义来看,钢铁煤炭供给侧过程,涨翻倍的比比皆是。更不用说方大碳素这种供给失衡的特例。次新股里享受高估值溢价的稀缺也不少。地图票年初带+雄安,更加典型。

  首先是因为市值问题。构建创新型国家的进程中,总市值最大的居然是一瓶酒,够有意思的。

  其次是茅台被贴上了“价值投资”的标签,用来进行“观念正确”的潜意识概念偷换。

  中国正在经历权威消费,或者说品牌消费的阶段。这个在汽车消费领域最常见,出门买个菜也要开个大排量才有面子。接个娃明明不好停车,依旧要开个凯迪拉克去堵,不然没面子。

  茅台热和苹果X热没有本质区别,前者是中年人的油腻,后者是年轻人的油腻罢了。

  你想,红军从中央苏区出发,杀过湖南的一都是不得喘息的。然后进了贵州,领导们闭门开会,底下的指战员们都可以吃饱睡好。都是农民出生,九死一生后在这地方不用种地也不用打战,有酒有肉,受伤的也可以拿点白酒消消毒。真真是世外桃源。

  而在遵义带上的酒,在之后半程多的长征程中,便是救命的药(消毒)和胜利的酒(酒越喝越少,只能胜利喝)。

  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所以茅台也一度成为酒。并且在现在消费升级后,成为百姓的品牌酒。

  至于茅台的炒作,除了国宴、高档消费以外,不外乎是财务投资者看重的现金流。这些都是正常的因素。不正常的便是一边囤酒,一边拉股票。同样的把戏,酒鬼酒当年也玩过,还有一系列上春晚广告的酒,也都是这个套。但是,基本面没有那么好,所以消费市场囤积居奇买账的就是,股票自然也难以人为戴维斯双击。同样的一套把戏在茅台上完可以,其实只是基于好的基本面,讲一个更大的故事。 用的话说“谎言越大,大众越相信”。

  所以,洞穿来看之后,不难明白这次行情径设计之用心精巧,处处是概念偷换,譬如:

  树立偶像,偶像,曲义,收割香火。这一点,现在ISIS还在用。A股也还在用。莎士比亚是怎么描述这种的呢?

  莎士比亚在《哈姆雷特》中有这么一句话:成功的骗子,无须再为。因为被骗的人已经成为他的者。

  任何传销是不是这样?甚至有人相信,酒精浓度超过50%的饮料可以护肝养肝,那么纯酒精是不是可以治疗肝癌呢?

  类似这样的,A股存在过很多,最蠢的不外乎是高送传和填权。我为种砍瓜。砍瓜是一种砍掉一部分然后会继续长出来的瓜。你把一个股票一股拆成两股,然后股价依旧会长回来。莫不如,一次拆成十股啊,好像拆十股线股啊!把茅台拆成一块钱一股,然后市值能涨回到原来的七百倍,560万亿啊!多好的买卖,然后把非洲给买下来。这几有一篇正儿八经劝贵州国资委卖掉一点点股票就能还清地方债的文章,非常有意思。其实贵州国资委真的敢这么干,做破局人,那就真正履行了国有资产盘活的职责。

  比砍瓜稍微好点的,叫做市值管理。什么意思呢?全中国人人一个手机,每个手机两个摄像头,一年换一次手机。然后摄像头市场14亿组,我龙头草草算一下,占有市场30%,出货5亿组。有贵有便宜,按照100块一组算吧。唉哟,营收500亿啊。按照毛利率30%算,150亿毛利。怎么地也要100亿净利润吧。估个25倍不过分吧?市值先干到2500亿再说。你别嫌贵,我这才算中国市场呢,全球市场有多大?到这里还不算完,老大你占30%啊?那剩下的我占10%行不行?我跟你对标一下,800亿,不过分吧?然后一子全鸡犬。

  这次的价值投资,正好赶在国资划转社保的环节,赶在要大规模发行可转债以及推行债转股的环节。所以说监管层是乐见大家都把价值投资当成一种题材来做。因为我们从理论上来看,价值投资是希望股价跌而不是涨的,跌了才更加有投资价值,可以买更多。而一群人几天就把股价干上去,周线脚不沾地的飞,这不是价值投资,这应该命名为“周线打板运动”,或者命名为“价值投资为名的突击市值管理”。也就是说,和以前的把戏骨子里一样的,依旧不是财务投资,是制造并且收割流动性的投机。

  上周,钟正同志发表了文章,意思很清楚“别拿这些基本面好的票当小票玩,票是好票,玩家里有”。然后证券类的几个也打边鼓“出于企业本身进行投资是没有错的,也是将来的方向,但别太过火,搞坏了算谁的”。这么一敲打后,周五就血案了。

  我们先来看一下“多层次资本市场”中的新三板。把交易量除以总市值,立刻能哭出声来。三季度整个新三板的交易量476亿(你没看错,真的只有这么多)。而新三板总市值多少呢?5万亿!

  一个季度的流动比不到1%,死不死?新三板的股票现在想卖出去怎么办?要委托给那种挂着帅哥头像的骗子,他们去跟人“谈恋爱”,找到SB之后让开户去接盘。

  所以,当我们看完这个极端生态后就明白,陆地没有植物,海洋没有浮游生物,那么就没有一切大型动物。从整个生态来看,所谓的“中小投资者”,其实就是“流动性”。不管是哪一种口号,不管是还是反清复明,割韭菜太快了,都是要被叫停的。因为资本市场最需要的就是流动性, 有流动性才可以发新股,才可以发债,才可以让企业融资。

  而我们来看最近的流动性,全集中在不到二十个票上,对于有三千多个票的市场,这是绝对不正常的。所以监管层干预了。干预的目的是什么?必然是流动性恢复正常。

  那么当管理层的介入最终叫停这种把“价值投资”这张牌打成“趋势交易”的偷梁换柱之后,市场会怎么走呢?什么才是真的价值投资呢?

  中国是P快速发展的国家,且正在从体量竞争转向质量竞争。这个时候,国家最需要的就是能在科技攻关和产品创新上取得突破进展的企业。这和美国市场是不大一样的。美国市场是寡头已经基本都形成,创新企业挤在纳斯达克PK。而我们是清一色都堆在A股里互相磕。一味强调股息收入的投资模式,既不能让资本去助推科技攻关,也不能让资本加速产品创新。不信我们来套一下茅台,有什么科技攻关?有什么产品创新?

  那么科技攻关和产品创新有什么特点呢?我投资体系指向“强政策、黑科技、新消费”。也就是说,当国家的顶层科技攻关线图确定后,就会形成强政策,开始扶持企业和科研机构以及院校进行科技攻关,科技攻关的便是黑科技,黑科技最终成为新消费。

  在强政策兑现为黑科技的阶段,地方扶持政策的,经过千筛万选,才会提交给大领导现场观摩考察。这些企业基本上都已经具备了迅速打开消费市场的能力。和这种企业站在一起才是投资。

  为什么?因为研发投入的黑洞别人已经拿钱填进去了,现在是巨额研发投入产出的时候了。别人种树,咱摘果子。

  除了这种核心黑科技术得到兑现的大牛以外,来年还有小而美的个股爆业绩(这个稍后得空再专门成篇)。

  回到文初,基于人口红利和消费升级的一些局固然能带来收益,但如果相信那就是价值投资,不免有点。真正的投资价值,是你投入的钱,在日以继夜地为国计民生流通,并且在创造利润的时候,也在创造更美好的未来。比如强生三兄弟用自己的钱坚定支持特(细菌学),才有了今日的强生集团。而强生的信条“众人在前,股东殿后”,实际上也是投资者考量价值的重要标尺,如果有一项事业可以让所有人都获益,那么自然最后投资者也会获益。

  最后,我还是用我常说的那句话来结束本篇:如果我们不能改变世界,那么就带着钱,和改变世界的人站在一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