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新三板原始股认购大骗局!“白富美”当托1元股卖10元投资者

  厂长经常会遇到以图片做头像的纯爷们来加好友,装孝顺、装贤惠、嘤嘤嘤装可怜,但最后都会落到相似的主题:炒原油、做期货、荐股票……这两年又搞出了新花样,而且玩得更大,竟然开始卖新三板原始股了。

  厂长经常会遇到以图片做头像的纯爷们来加好友,装孝顺、装贤惠、嘤嘤嘤装可怜,但最后都会落到相似的主题:炒原油、做期货、荐股票……这两年又搞出了新花样,而且玩得更大,竟然开始卖新三板原始股了。这帮微信上的“帅哥”、“”玩的还是老套,先是嘘寒问暖,找共同话题培养感情,朋友圈每天正能量满满,然后突然晒出自己的豪车或是盈利截图,然后告诉投资者自己做了什么什么赚了大钱,当你是好朋友才拉你一起来。都是熟悉的配方,却总是有投资者上当,这次是吹的新三板公司即将转板,IPO后可以发大财,拜托,买到这样一只股票的概率不比在A股闭着眼买到江南嘉捷的概率高多少,而且真有那好事,哪轮的到小散啊。

  新三板因为投资门槛高等原因,流动性一直比较差。有人就钻了这个,低价从新三板挂牌企业受让股份后,以“即将转板上市、升值空间大”为由,投资者高价买入这些股票,获利高达10倍。

  厂长此前也曾遇过这类新三板股权代理,竟然想让厂长来坑我们的粉丝,约定给25%的分成,厂长想这公司得多烂啊,结果他们说烂的竟然可以高达40%!

  见厂长没爱搭理,又跑来吹一只返点低一些的股票,说是确定19年IPO。敢情是把厂长当小白了啊,发审委是你家办的?!

  让厂长的是,很多对新三板不够了解的人经不住,中了类似的招。今年4月,福建泉州的徐晶(化名)在“”业务员的指导下,高价购买了4.2万股利伟生物股票。

  徐晶原本着这家新三板企业能够转板上市,大赚一笔(贪字头上一把刀啊), 但是利伟生物今年7月发布了公告,断了徐晶最后的幻想。

  而且利伟生物自今年6月停牌至今,可怜徐晶东拼西凑来的49.14万元已经全部变成股票,“沉睡”在新三板账户里。

  6月25日,徐晶写下一篇8000多字的长文讲述了自己过的最的骗局,揭露新三板原始股认购的黑幕。

  噩梦从他2016年12月认识的一个“白富美”开始,一个自称段爽的在微信上以“加错人”为由和徐晶聊上了,内容包括文学、音乐、电影、慈善等,都是徐晶经常在朋友圈发表的话题。她还会说带父母去体检,表现得很孝顺;晚上10点就睡觉,作息规律,同时也主动关心徐晶,时间长了徐晶就对段爽有了更多好感。

  然后段爽开始布置陷阱,有一次段爽给徐晶发了一张照片展示她的奔驰汽车,说想换玛莎拉蒂。同时解释说,她在一家扶持新三板上市的公司当总监助理,认购了20万元的新三板原始股,后来翻了10倍,成了200万,于是买了车、付了房子首付。段爽还特别强调因为父亲和公司总监是战友,才有机会购买到。

  今年3月,段爽告诉徐晶又有新三板企业要转板上市,股价最少翻五六倍,她向家里要了200万认购,让徐晶也加入他们。关于500万的开户门槛,可以帮忙找人先垫着,开完户再把500万抽走,徐晶支付个1.6万的费用就可以了。

  徐晶说他并不太想开这个户,因为一直没有想天上会无缘无故掉馅饼下来,但看她一片好心就没有,还觉得这妹子这么关系我,应该不会害我。后来,徐晶按照段爽提供的垫资方卡号,将1.6万元垫资费用汇款给一个叫“郑冬冬”的人。之后在泉州的大同证券开了新三板账户。

  4月19日,徐晶凑齐了买原始股的钱,按照段爽的打开大同证券客户端,输入“股东号0194221000”、“席位号723200价格11.7元”,“股数4.2万”、“约定码123698”,交易成功。49.14万元就此被套牢。

  的是,直到此时,徐晶才知道他买入的这只股票叫利伟生物(股权代码836185)。段爽说这是一家国家创新性的医药企业,实力雄厚,预计今年月份上市。但徐晶查询后才发现,这家公司于2016年4月14日挂牌新三板,当年就亏损,连转板条件都不符合(需要年净利润需要达到3000万)。

  徐晶的并非个例,从今年2月到5月份,前后一共有7人被买入利伟生物的新三板股票,合计40.3万股,投入资金近460万元,最高的投入了149.5万元。

  其中5位男士,均是在微信上被陌生以“不小心蹭到你的车”、“加朋友时加错人了”等借口搭讪,另外2位女士,则是在婚恋网站上认识帅哥,之后的故事和前面的如出一辙。利伟生物后,他们便不再幻想,试着把手中的股票挂牌出售,但一连几十个交易日没有任何成交。

  调查发现,这7名投资者中有6人和一个“0194221000”的股东账号直接进行了交易,该股东账号的开户人为毕刘保。

  去年12月,毕刘保突然增持利伟生物的股票,据利伟生物的公告称,2016年12月5日公司股票以1元/股的价格成交400万股,以20元/股的价格成交1000股。经核查,公司控股股东薛家禄在本次股票异常波动期间共计转让公司股份4001000 股,转让给毕刘保。 此次交易之后,毕刘保位列利伟生物第三大股东。

  之后,毕刘保不断减持。2017年利伟生物半年报显示,十大股东中已没有毕刘保的名字。如果毕刘保已经将400万股利伟生物全部抛售,那么按照投资者11元左右的成交价计算,其获利超过4000万元,溢价10倍。

  然而,按照毕刘保的说法,账户是去年7月找人代办的,3个月后转出去了,此后一直没操作过。利伟生物公司印证了毕刘保没有操作自己交易账户的说法。

  被骗后,徐晶等人开始了漫长的之,然而并未立案,因为投资者确实购入了利伟生物的股票,不构成诈骗。徐晶也承认,由于账户真实、交易真实,且交易全是投资者自己操作,很难有太多实质。

  在类似案件中,如果投资者购买的新三板股票确实登记在其名下,将作案人群以诈骗罪的难度较大。但由于作案人群通常不具有推销股票的业务资质,可以考虑将作案人群以非法经营罪。比如今年6月23日的全国首例非法经营“新三板”股票案,洪某军、邓某华等12名被告人,因非法经营证券业务获刑,这也让徐晶等人看到了一丝希望。

  厂长这里要提醒大家的是,目前新三板挂牌公司数量接近万家,与A股不同的是,烂公司的股票常常是挂个一年半载都无人问津。虽然这两年尝试转板的企业骤增,由2015年的72家增加到今年的300多家,但证监会的审查相当严格。

  今年1月至10月,仅仅有26家新三板转板企业上会,其中17家成功过会,5家新三板企业被否,4家新三板企业暂缓表决,过会率仅为65.38%。也就说,每年能成功转板的新三板企业,只占到新三板市场的0.2%。

  在此背景下,一些挂牌公司的大股东为了套现会将股票低价卖给中介,中介再高价卖给散户,那些通过违规开户等方法进入新三板市场的散户们便不明不白的成为了“接盘侠”。

  贴一句徐晶的忠告:再次朋友们当心陌生加微信,跟你谈感情的,还谈到原始股认购的,果断拉黑!不然身家全投进去了,只会换来无穷无尽的痛苦!

  此外,和个人投资者相比,其实更多的投资者还是通过新三板基金去参与到新三板的投资中。但新三板基金这几年的业绩实在是不咋滴,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143只新三板(事件驱动)阳光私募基金中,有92只产品净值在1元以下,占比64.34%,其中6只产品净值在0.5以下,最低的产品净值只有0.2146元。

  2014下半年到2015年上半年,新三板私募发展迅猛,如今正陆续迎来兑付,但退出情况并不理想。今年6月,新三板私募出现了首例违约。详见厂长过往文章《新三板私募首曝违约:标的挂牌未果,回购期限不明》。

  这可能仅仅是开始,由于这类产品期限通常在3-5年,因此明年才将迎来兑付高峰,买了新三板私募产品的投资人,可得捏把汗了,抓紧来厂长这里报个到,说说买的产品收益怎么样了,是赚了还是亏了,有没有顺利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