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终将存在有效监管才是唯一对策

  原标题:比特币终将存在,有效监管才是唯一对策 一、比特币改变世界 在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

  在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虚拟货币交易所在9月20日前制定清退方案的政策猛烈打击下,比特币终于开始跳水,短短几周就从超过3万元人民币的历史高点到最低跌破1.7万。然而这样惊心动魄的下跌,和比特币8年来超过500万倍的涨幅相比依然只是行情的一个小波段。

  比特币在很多细节上改变了世界。比特币让区块链迅速引起全世界注意,让全球显卡行情持续大涨,也让ICO成为游资宠儿和社会的焦点。比特币的意义和影响以及由此引起的,会在很长的时间里成为争议话题。

  所有对比特币的争论都绕不过区块链和ICO。但比特币、区块链、ICO有关联却实质性相互,对它们的区分是正确认识比特币的前提。

  区块链的本质是一种算法和技术,也是比特币的底层逻辑。相对通俗的解释,区块链技术是一种在网络下对数据进行加密与验证、点对点传输及分布式存储的算法。这种算法在目前技术条件下无法破解,可以实现不同终端对数据的同步存储,通过多个总账与子账间交叉验证数据无法。

  区块链可以在数据防伪的领域广泛应用。正因为区块链是一种通用算法,国务院2016年在信息领域十三五规划里将区块链列为重要发展方向。

  由中本聪在2008年编写的比特币程序,是以区块链为基础的一套开源算法。比特币是按照比特币程序规则进行运算所产生的以数字符号形式出现的运算结果。众所周知的“挖矿”,是指通过计算机运行比特币程序,运算出设定的结果即得到特定比特币符号的所有权。由于运算出比特币需要大量类似破解密码过程的HASH碰撞,挖矿工具基本集中在使用特别芯片的专用计算机(矿机)。

  让无数资本和挖矿人疯狂的比特币是技术造物,但比特币的物理属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社会对比特币的共识。比特币的社会意义决定了比特币的经济意义和交换价值。

  ICO是Initial Coin Offering的缩写,即是以出售方式首次向发行类似比特币性质的数字货币。ICO这个词显然借鉴发行证券的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开发行)。ICO实质是以数字货币作为资产发行进行筹资,所以可以很清楚的看到ICO是一种以数字货币为基础的商业模式。

  还需要指出的是目前的ICO模式和比特币发行模式截然不同。比特币发行坚定贯彻了去中心化的原则,除了比特币程序本身任何人都不能控制比特币。ICO无一例外都出现了严重的发行人控制,数字货币不是一次性投入计算而是选择性投放小部分,发行人完全可以通过保留绝大部分货币行情。

  央行等七部委在公告中将ICO定义为“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并明确要求“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投资者权益,妥善处置风险”。由于ICO商业模式下发行人对数字货币具有不同于比特币发行的操控性,主管部门将ICO界定为非法集资并没有不妥。

  比特币使得区块链走入聚光灯下并使得各种“币”的ICO成为风行的商业模式,但区块链是算法技术,比特币是运算解出的数字符号,ICO是商业模式。所以对ICO的打击并不必然影响比特币,更不会影响区块链。

  对比特币是不是货币的争议很大程度来源于对货币的不同理解。如果把货币等同于国家发行的货币,那么发行比特币不但金融秩序而且会构成刑法中很多。但实际上货币、货币和一般等价物是三个不同的概念。

  货币的本质是交换工具,所以货币起源于早期一切可以在市场进行通用交换的货物,从起初的盐、贝壳、牲畜发展到高级阶段的贵金属。这些货币可以用另一个名词来替换,就是一般等价物。这个阶段的货币之所以能成为一般等价物,是基于货币自身便于交换的物理属性和稀缺性所获得的交易者普遍认可,即市场形成共识。

  交易中自发形成作为一般等价物的货币,和货币是两个概念。货币是主权的产物。美国直到二战后还努力维持以黄金为基础的美元体系,即把黄金作为美元的信用基础。但在布莱顿森林体系后,所有国家的货币都和硬通商品脱离直接关联,无一例外与国家信用挂钩。

  货币和货币是两种不同的存在,货币和货币以各自不同的信用作为基础。货币以外的货币是市场自发形成的一般等价物,货币的信用来自交易者的认可即共识。货币则依靠国家指定,货币发行背后是主权,基础是国家信用。

  比特币在技术上的实质是在区块链技术基础上的计算规则,和游戏有类似之处。比特币和Q币数字属性上也都是程序产生的符号,但最大的不同在于比特币发行依赖技术而不是发行者的控制,没有任何人可以越过程序干预比特币的发行数量和发行方法。由此可见,比特币信用的根本来源是高度可信且不受干预的技术规则。有一篇流传甚广的文章称“量子计算机出来,比特币会泛滥”,这显然是错误地把比特币的规则当成了计算速度。

  一般等价物必须取得市场的认可,比特币信用的另一方面就来自市场交易。源于交易的信用是挺难解释的。首先支付工具属性越强比特币就能获得越多共识,即流通性决定信用。不难理解,价值再高的标的如果无法流通就不具有真实交换价值。

  其次,比特币在交易中可以获得认知和确信,这部分信用和品牌价值类似。有一种典型的观点认为“虚拟货币甚至不如曾经的郁金香,郁金香至少有实物,虚拟货币却什么都没有”。其实对人类这样一个故事种族或者意义种族来说,没有实物不等于无法达成共识。我们都知道世界上从来没有龙,但我们都会自豪的说我们是龙的传人。

  比特币以全球首个区块链货币和极其优秀的代码著称,这种稀缺性会为比特币铸就显著的品牌效应,进而构成比特币信用的一部分。

  比特币不是货币,也不等同于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传统非货币。所以我更愿意把比特币称为暗货币。

  首先,比特币深深浸透着互联网去中心化的基因,体现着强烈的社会自治。比特币只遵守恒定的技术规则,从开发者到挖矿工都同等受规则约束,算法代替扮演了唯一的中心。基于区块链很强的反技术,比特币可以获得强大的信用。在这一点上比特币虽然不是货币,却已经在上挑战货币。

  其次,比特币的物理本质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代码。游戏中的虚拟货币和道具虽然也和比特币有所类似,但包括Q币在内的虚拟财产的主要流通范围限于游戏或软件用户群体,而比特币广泛的应用场景和利用前景则是前所未有的。

  再次,算法世界中的比特币流通无法以传统手段进行控制,导致除了买披萨(比特币问世后的第一笔交易)外比特币还可以流行在黑市交易、洗钱、规避外汇管制等多种非法或黑色领域。

  央行等中央部位和市监管部门采取了对比特币和ICO的严厉监管,但比特币的故事不会随政令结束,我们对比特币以及区块链的接触和了解都是刚刚开始。

  如前反复所述,比特币、区块链和ICO根本不是一回事。事实上ICO硬核化的控制权和比特币去中心化的初衷完全相悖,明显沦为少数控制者牟利的工具。我认为监管部门对ICO的打击不是及时,而是晚了几乎整整一拍。

  对监管政策前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靠复制和开源代码的大量ICO,我非常赞同江南愤青几个月前的话:“ICO是凭空设置价格诞生的,发起人获取了全部的收益,没有可信的连续的起始区块链数据,而上市交易就是转移发起人非法集资跑的风险”。钛作者yeyangever在2个月前的一句总结也值得赞同:“ICO已经沦为了彻底的”。

  比特币的生命力是和区块链带来的技术信用紧密挂钩的,信用不比特币就始终有发展前景,不论用什么样的政策堵截。但是迅速接受比特币肯定超过了目前人类对比特币的驾驭能力,世界远没有积累出可靠的普适经验更不用论。专门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实质是通过冷却交易的方式冻结交易产生的信用增长,为观察比特币市场发展和积累治理经验赢得宝贵时间。

  比特币不是也不是,而是技术规则产生的新型信用价值。比特币如同现实世界在数字下的投射。我们既然不能消灭自己的影子,也就不能从实质意义上消灭比特币。面对比特币我们既不能也不能保守,而是要积极认真的研究与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