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是如何被生产的?再探“挖矿”生意经

  原标题:比特币是如何被生产的?再探“挖矿”生意经 编者按:本文来自第一财经,作者:周艾琳,36氪经授

  11月14日晚间,网上流传的一份《关于比特币生产的紧急通知》再次打破了币圈久违的。不过,相关部门及时予以。

  今年9月,“比特币交易平台全部关停,并于近期退出市场”的监管已经落地,眼下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已经不复存在。

  值得探究的是,为何币圈对于比特币生产的消息反应如此强烈?所谓的“挖矿”背后又有着怎样的生意链?

  其实,比特币生产需要发挥计算机的算力,而且极为耗电,这对于水电站而言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而对于“挖矿者”而言,选择在哪里挖矿,则取决于需要支出的成本。

  今年年初,一枚比特币的价格还只有5000多元人民币,不到几个月时间,比特币已经连续突破了20000元、30000元关口,其涨势之迅猛也引发了对于比特币产业链的关注。其中,中国庞大的挖矿产业就广受关注。

  四川省已经成为全球比特币“挖矿”资本最聚集的地方,而电费成本是最主要的考量。出于节省铺设线成本以及用电便利性方面的考虑,比特币“矿场”大多直接建在水电站内部。四川等地的水电资源非常丰富,丰水期电力用不完,“矿工们”就利用这些水力来“挖矿”。

  比特币“矿场”主要选择在四川大渡河,因为这里的水电便宜而丰沛。据说世界每挖出100枚比特币,就有5枚产自这里,电力即决定了算力。

  2015年全国装机容量32000万千瓦,整个比特币系统60万千瓦。也就是说,比特币系统消耗的电,四川一座中等水电站就足以提供。

  据了解,在夏季多雨时,许多比特币“矿场”的用电量尚不足水电站发电量的十分之一。但冬季进入枯水期后,电费有时候是丰水期的一倍,电力就变得不够用了。一些“矿场”便需要把矿机运到新疆、等地。对于四川的康定市这座小城,比特币“挖矿”成为拉动经济的新产业,传闻这座城市的快递员,拿起包装盒就知道是哪一型号的矿机,可见这一产业是多么兴盛。

  当时的网传文件显示,国网四川甘孜州电力有限责任公司丹巴县供电分公司通知各并网小水电,“比特币生产属于非法经营,各并网电站也属于非法转供电经营行为”,要求其自接到通知日起“全部停止比特币生产”,对于继续非法转供电的并网电站,“将予以解网处罚”。

  第一财经记者第一时间予以求证。相关监管人士称,没有“挖矿”的文件发布,应该是地方发布。

  针对这一消息,当时也有致电丹巴县供电分公司负责人,对方表示:“该通知是真实的,但是表述有误,是公司部门在处理大面积限电问题时匆忙撰写,而非公司正式。其本意并非指比特币挖矿为非法经营,而是因有的小水电站未能优先满足当地的民生用电需求,违反了与公司购售电合同的要求。”

  对此,第一财经记者向此前在境内参与“挖矿”及存在矿池业务的相关公司负责人求证。他们均表示,尚未听说“挖矿”的消息。其中,一名相关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因为枯水期,调节电力是比较正常的事情。就全面来说,目前没有这个迹象。参考此前的《关于对代币发行融资开展清理整顿工作的通知》整治办函【2017】99号,相关部门也没说比特币本身非法,仅仅是针对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币发行)。”

  说完了“矿场”,不得不说的就是矿工“挖矿”的过程。比起直接买币,过去几年,“挖矿”其实是一个获利颇丰且有技术含量的赚钱方法。不少区块链技术企业早年其实是以“挖矿”发家,大部分是团队运作。

  “中国存在大量‘矿工’,有的甚至是大团队作业,来获取比特币报酬。”区块链技术企业BitSe CEO钱德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比特币的数量可以说是固定的(2100万个),因此随着玩家或投资者数量的增加,其价值自然会水涨船高,但‘挖矿’的难度却越来越大。”

  值得注意的是,“挖矿”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挖掘矿藏。简单来说,当用户发布交易后,需要有人确认交易,写到区块链中,形成新的区块。

  比特币网络采用了“挖矿”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中心化记账的分享给所有愿意记账的人,“矿工”来“挖矿”则是参与比特币网络的节点,通过协助生成新区块来获取一定量新增的比特币。

  “其实说白了,‘挖矿’是计算机哈希(Hash)随机碰撞的过程,猜中了,你就得到了比特币。”钱德君解释称,“这涉及到哈希函数(Hash Function),给定一个输入x,它会算出相应的输出H(x)。由于正确的概率很小,就需要不停去试,这也需要电脑有很大的运算能力,直到得到正确答案,就可以把这个x写进区块里,这就满足了整个技术规则要求。”这一过程也需要消耗极大的电力。

  目前,每10分钟左右生成一个不超过1MB大小的区块(记录了这10分钟内发生的验证过的交易内容),到最长的链尾部,每个区块的成功提交者可以得到系统12.5个比特币的励,还加上用户附加到交易上的支付服务费用。

  值得注意的是,每个区块的励一开始是50个比特币,每隔21万个区块自动减半,即4年时间,最终比特币总量稳定在2100万个。因此,比特币是一种通缩的货币。

  其实,要想拥有强大的运算能力,意味着真金白银的投入。如果要尝试“挖矿”,就需要准备一台矿机、一台能联网的电脑、一个AUC转换器、一个树莓派(控制器)、电源及各种连接线等。矿机的性能和功耗、全网的算力和难度、矿场的部署和运维能力、有没有廉价电的资源等,都将影响“挖矿”成本。此外,如果全球有10万人参与挖矿,那么在这10分钟内,只有1个幸运儿拿走这12.5个比特币,其他人则颗粒无收。

  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就比特币矿池算力占比来看,中国以81%的哈希(Hash)算力高居榜首,冰岛紧随其次,占比为5%,随后依次是日本(3%)、捷克(3%)、格鲁吉亚(2%)、印度(2%)。

  此外,第一财经记者也发现,在中国的比特币交易平台被关停后,不少中国的持币人并未提前将比特币抛出,而是将比特币转存在自己的“比特币钱包”中选择持有。也有币圈人士坦言,中国境内的“挖矿”产业未来将如何,业内也尚无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