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一平:如何看待比特币国内全面停止交易

  比特币目前在中国并没有具备交易媒介的功能,而且当前价格的快速上升形成了投机性预期,未来可能会形成泡沫,因此提前采取措施是必要的。

  从一美元换1300枚比特币到超过4000美元换一枚比特币,从热炒到关闭交易,比特币的发展历程可谓是一波三折。然而,一系列的监管措施的出台表明,当前的监管措施不是仅针对比特币,而是全面类似的数字代币。本文将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数字代币以及国内相关监管做一个简单的解读。

  比特币(Bitcoin)是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的一种数字代币,它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比特币使用整个P2P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分布式数据库来确认并记录所有的交易行为,并使用密码学的设计来确保货币流通各个环节安全性。

  货币是用作交易媒介、储藏价值和记帐单位的一种工具,是在物资与服务交换中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虽然比特币本身没有使用价值,但它已经具备了储藏价值和记账单位的功能。然而,比特币是否满足“交易媒介”的特性在各个国家和地区不太一样。在中国,比特币的交易主要存在于一些交易所,主要交易对象是包括美元、欧元和人民币的主权货币;比特币并不能像其它货币一样在较大范围的物资与服务交换中充当一般等价物,没有成为交易媒介,各个商家并未开通比特币支付的渠道,拥有比特币的人也是少数。然而在中国地区,2015年11月开始近3000家全家便利店开始可以使用比特币支付,所以比特币一定程度上具备了交易媒介的功能,但其使用范围还比较有限。

  同时,比特币价格的快速变化会其作为交易媒介的功能。当比特币价格快速上涨的时候,持币者都不愿意用比特币进行支付;当比特币快速下降时,没有人愿意接受比特币的支付。因此,只有当比特币的价格比较稳定时,才有可能成为一种交易媒介。显然,当前比特币并不满足这个条件。因此,当前比特币的主要功能是储藏价值和记账单位。

  一种商品成为货币的关键是其信用基础。黄金的信用基础是其本身的稀缺性和内在使用价值;发行货币是以信用为基础,可以使用行政通过税收来偿付其发行货币带来的债务,往往会承诺控制通胀并保持币值稳定,同时这种承诺还有机构的监督。然而,比特币除了稀缺性之外,没有什么信用基础,而这种零信用基础也就意味着这种稀缺性很容易被复制。因此,最近各种类似的数字代币纷纷涌现,比如以太币、莱特币等,首次代币发行业如此火热,主要原因就是不需要任何信用基础。可以想象,随着这些冠以不同名字,本质却相同的数字代币的不断发行,这些代币的本身的稀缺性就被打破了,相当于滥发货币,不符合货币供给稳定的要求。

  尽管比特币本身没有使用价值,但由于其流动环节的安全性以及交易的匿名性,比特币可以用于储藏价值和记账单位,因此它具有一定的投资价值。从储藏价值的角度来看,比特币和其它资产,比如房地产、艺术品、古玩玉器等没有本质的不同,当然这些资产本身都有一定的内在使用价值,而比特币没有任何内在使用价值。

  投资品的价格主要受两个因素的影响:一是需求,取决于某一时期金融体系内的流动性;二是供给,取决于资产的稀缺性。在实际经济活动中,我们会经常看到某个资产的价格快速上升,带来投机性预期,吸引更多的流动性,继续推高资产价格上升,最终形成泡沫,而泡沫破灭时就会给很多参与者带来巨大损失,引发金融危机,就像十七世纪荷兰出现的郁金香泡沫。我们看到比特币当前就属于这种情况,比特币的供给由于其算法的约束有稀缺性,随着流动性不断的涌入,推高了其价格,引发了投机性需求,市场热度不断升高。可以想象,当金融体系内的流动性消耗完了,其价格上涨也就停止了,就会引发恐慌性抛售,给那些参与者,尤其是后来的参与者,带来巨大的损失;如果有些投资者是利用杠杆来进行投资的话,还会带来那些为其提供融资的金融机构的巨大损失,比如银行,引发金融机构倒闭。值得注意的是,其它数字代币的模仿发行,也会吸纳一部分流动性,加速流动性的消耗,使得比特币的泡沫提前到来。

  首先,比特币并不具备成为可靠货币的信用基础,其它数字代币可以模仿比特币任意创设,会货币体系,影响实际有效货币供给,干扰通过货币手段对经济的干预。

  第二,当前比特币的价格快速上升,已经形成了投机性预期,如果不提前,最终会形成泡沫,带来部分投资者和金融机构的巨大损失,金融体系的稳定。

  从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比特币目前在中国并没有具备交易媒介的功能,因此不能称之为货币。同时,比特币有储藏价值的功能,有一定的投资价值,然而当前价格的快速上升形成了投机性预期,未来可能会形成泡沫,因此提前采取措施是必要的,这也可以一些通过比特币进行洗钱、转移资产的行为。

  何一平(何平),经管学院金融系教授,经管学院中国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毕业于经管学院和美国大学经济系,2008年加入经管学院。加入大学之前,于2004年至2006年在伊利诺依大学校区金融系担任助理教授,于2006年至2007年在雷曼兄弟公司固定收益部担任分析师。主要研究方向包括:金融机构、货币政策、宏观金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