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挖矿全世界你却只关心怎么用比特币赚钱

  我第一次听说比特币是在2013年3月19号,那时一个比特币值57美元。当时我倒不怎么关心比特币值多少钱,我只是觉得比特币背后那一整套设计和架构很有意思。虽然我已经在IT行业摸爬滚打多年了,但我此前还没听过“网格计算”。好奇的我和朋友交谈了三个小时,然后直接去买了两条 AMD显卡回来。然后当天晚上,我和我的朋友一起挖出了人生第一个比特币。

  我和朋友一直在讨论比特币会给互联网带来怎样的。与此同时,比特币的价格一狂涨,我们开始建立自己的rigs。因为ASICs的缘故,我们开始从比特币转战到其他竞争币进行挖矿。然后ASIC Scrypt矿机出现了,于是我关掉了自己的rigs,留下了总共34块GPU和8块CPU。然后,我第一次在比特币之外发现了网格计算。

  我找到了第一个网站BOINC,并且开始迷上研究这东西。比特币显然不是世界上第一个网格计算项目,BOINC提供了很多不同的工程,这些工程有的致力于发现外星生物,有的专注于制造新药品。我觉得这才是网格计算真正的用处。但是在我为自己的电脑装上BOINC之后,我发现BOINC的一些工程存在一些问题,并且安装过程对一些普通的小白用户来说可能门槛还是太高了。

  与此同时,我发现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项目Folding@Home。这个项目不在BOINC平台上,并且只专注于一个为医药研究提供蛋白质折叠的工程。简单点说,这个工程主要利用闲置计算机的CPU和GPU资源来模拟蛋白质的折叠过程,以此让医学研究人员更好的理解不同蛋白质是如何工作的。这件事情对研发新药品和遗传治疗研究有很大的帮助。同时因为只专注于一个工程,项目进展也比BOINC平台上的其他工程来得快。此外,Folding@Home能够让计算机很容易的搭建起工程,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开发团队也似乎比BOINC平台上的其他项目团队来得靠谱。在五分钟搞定配置后,我就开始利用自己的计算机参与折叠蛋白质了。

  这件事对我的很大,我开始想,为什么不给贡献了自己计算机、参与了这个项目的人提供一些报酬呢?在我看来,Folding@Home唯一的问题在于,参与者没办法得到一定的报酬,而没有报酬也就意味着没有动力。

  于是我和我的团队开始着手建立FoldingCoin (FLDC),希望能为参与者建立一个正向的励机制系统。

  以上这段故事来源于FoldingCoin创始人Robert Ross在发表的博文。你可能要问,那FLDC究竟是什么?

  FLDC是一种基于比特币区块链和Counterparty协议的代币,可以在每个玩家之间流动。FLDC主要根据算力和贡献值的大小,为参与了Folding@Home项目的玩家们分配相应的货币金额。当你向某个钱包发送FLDC时,也发送了一定量的比特币。

  通过这一机制,参与挖矿的玩家们可以在帮助医学研究的同时,获取一定的货币报酬。这其实算是一种科学币,相较于其他山寨币无意义的虚拟币值,科学币通过分布式计算把空闲算力集中起来,用以解决人类需要大量计算资源才能解决的问题。

  对于那些一直想挖矿但是又没机会参与的人来说,FLDC的门槛非常低,你可以利用任何的CPU(没错,奔腾III都可以)帮助斯坦福研究团队完成连接1亿台计算机的目标。FLDC的另一个好处是,即使你的贡献很小,你的CPU也是参与创造这个巨大的分布式计算网络的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目前斯坦福团队已经成功连接了17万台计算机。

  显然,这个项目的意义远比建立自己的区块链、挖自己的山寨币来得大得多。如果你不想参与挖矿,通过积极买卖FLDC货币,也可以为他们提供帮助。

  目前似乎有太多人只看重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却忽略了背后那一套技术能为世界创造的价值。不过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炒比特币炒山寨币赚赚钱,也还有一堆人正努力尝试利用区块链搞科学币做点有益人类的好事。其实这两者都无可厚非,纯属个人。FLDC有点像是在功利和理想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让前者和后者并不产生冲突。“我想挖矿全世界,你却只关心怎么用比特币赚钱”这种“”可能太极端了——那么,在为世界做出贡献的同时如果也能收获几块比特币,不就是极好的了吗。